1. <th id="ugqcl"></th>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心機小娘子 > 21 21

        21 21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顧憐回頭時,仍舊用余光望著蕭遲硯的衣角,她做足了楚楚可憐的模樣,但落在旁人眼里又是另一幅情景了。


            方禾苗仿佛氣急,將她給拉回了院子,便將院門‘砰’地一聲合上了。


            顧憐原本計劃還要眼角淌下一顆淚來,卻被他打亂,只能忍著哭腔問道:“禾苗,你在做什么?”


            方禾苗不知她的計劃,在他這段時間的認知里,顧憐絕對對蕭遲硯好的是沒有二話說的。


            他悶悶道:“顧姐姐,你不要再傻了,他那么無情,哪里還值得你落淚?”


            顧憐擦了擦眼角的淚花,頗有些啼笑皆非,問道:“你為何覺得他無情?”


            “顧姐姐你摔到了,他不來扶你,這不就是無情?況且你平日還對他那么好……”


            方禾苗的聲音越說越小,他雖說只有十三歲,卻比誰都會心疼人,就連平日在家里娘親提個泔水桶都要上去搶著幫忙,哪里還看得了這些。


            顧憐扶了扶自己的發,慢慢走在桌旁坐下,喝了口清水將眩暈感壓下去,才道:“禾苗,賬不是這么算的,也不是所有的賬都能算清楚!


            她雖說自己是存了些見不得人的心思,卻得好好教教這個孩子。


            顧憐認真道:“禾苗,你只見到事情的表象,見到我與他平日里是走的近了些,或許在你心里,我和他就應該互相有意,但很多時候,一個人的心意并不是通過三言兩語或者是一兩個行為舉止就能夠看出來的!


            “我送他糕點難道就是喜歡他?他不理我,難道就一定是討厭我?”


            顧憐見他面色迷茫,也笑了笑,不再多說。


            方禾苗聽不懂這些,也不大想去懂,一直等到顧憐去午睡了,他才離開,離開時見到院外原本灑了一地的桂圓都已經被撿干凈。


            他看了眼隔壁緊閉的院門,輕輕哼了一聲,便也回了。


            蕭遲硯剝開一顆桂圓果肉送入嘴中,坐在椅上一時沉默下來,他品嘗著桂圓的滋味,卻始終有些心不在焉。


            蕭遲硯想,或許是他會錯了意,又或許是他的確太冷硬了些。


            不過他只多想了一會兒,很快就被從狗洞里艱難鉆過來的小黑狗吸引了注意。


            小黑狗長大了些,不過還是那么圓潤,一過來就兩只爪子往蕭遲硯的身上扒,哼著要吃的。


            蕭遲硯摸了摸它頭,將為它留著的半個牛肉餅給它。


            現在小黑狗不再每天按時飯點過來,來的次數比之前少了些,但不變的是每次過來都是為了找東西吃。


            小黑狗吃完后,便拽著蕭遲硯的衣擺往狗洞的地方拖,然后在洞前不斷用爪刨,示意他將狗洞弄大些。


            蕭遲硯望著兩院之間的墻壁,看了眼它圓鼓鼓的身子,又看了眼狗洞,想了想,決定在上面敲塊轉下來。


            但是圍墻是磚砌的,他手輕了轉便下不來,若是手重的話……


            蕭遲硯看著圍墻上的裂痕抿了抿唇。


            這堵墻的確是用轉砌的,但不是用的京城宅院普遍采用的青石方轉,而是用幾塊大小不一的磚頭混合木材、泥土砌在一起。


            蕭遲硯只是想敲一塊磚下來,卻不料在狗洞上面似乎是兩塊磚之間的空隙。


            眼見著圍墻開始岌岌可危,他默默后退一步,然后幾個呼吸間,兩院之間的墻便塌了一半。


            小黑狗也跟著愣了神,它對著這個巨大的‘狗洞’吠了兩聲,然后搖著尾巴回去了。


            顧憐聽見動靜,還以為打了雷,急急忙忙出來要收衣服,便見到自家院子墻塌了,蕭遲硯站在圍墻后,神色復雜。


            兩人都沒有開口,顧憐看見了自己掛在竹竿上的鵝黃色肚兜……


            蕭遲硯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也看見了掛在竹竿上的鵝黃色肚兜,上面還繡著梔子花……


            顧憐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么一副場景,她一時半會兒裝不出害怕的模樣來,將掛著的肚兜一扯,攥在手里便回房了,關門的聲音格外大。


            蕭遲硯:“……”


            他立在了原地一會兒,木著臉去街上找砌墻的匠人了。


            顧鈺今日收攤的早,賺了二十文,還特意買了米回來。


            他敲門,見到自家妹妹臉色有些青,還來不及問,便見到自家院子似乎大了許多。


            顧鈺:“……”


            砌墻的匠人正在觀察著這幾家院子的墻壁,見到顧鈺來,便道:“你們家這個院子是打算用青磚砌還是……”


            不等他說完,一旁的蕭遲硯便道:“青磚砌,盡快砌好!


            匠人點點頭,說了明日運磚過來,又量了下墻壁的長度便走了。


            顧鈺還不清楚發生了什么,此時一頭霧水道:“蕭大哥,我家墻怎么塌了?”


            蕭遲硯看了眼小黑狗,道:“我上午打了會兒拳!


            顧鈺后退幾步,見他的確是有一身力氣的模樣,也信了兩分。


            “蕭大哥天生神力,顧鈺佩服!


            兩人說話間,顧憐出來摘菜,她走到自己的小菜園前又愣了一下,菜都壓死了大半,就連她養的老母雞也壓死了一只。


            顧憐沉默了一下準備燒水燉雞湯,從始至終沒給蕭遲硯一個眼神。


            顧鈺見狀訕笑一聲,道:“蕭大哥你別見怪,那只雞小憐養了兩三年,有些感情!


            話落,廚房里傳來剁刀的聲音。


            蕭遲硯似乎可以想象到女子因為氣急而有些漲紅了臉,他眼底流露出一絲不算明顯的笑意,淡聲道:“待到墻砌好,我再買只賠給她!


            “賠不賠太見外了,”顧鈺道:“蕭大哥晚上過來喝雞湯?”


            蕭遲硯搖搖頭,“不了!


            他今日將顧憐惹哭了一次,還將她養的雞和種的菜全都砸死了,的確是不大好再見她。


            顧鈺又與他閑話兩句,便幫著顧憐處理老母雞去了。


            顧憐只要一想起來剛才的事情就有些燥得慌,她面上的紅就沒退下來過,待到將雞肉剁成小塊后,她去院里打水清洗,又見到蕭遲硯正在搬砸下來的石塊。


            他挽起了半截衣袖,露在外的小臂十分有力,哪怕只是垂在身側,手背上的青筋一直往臂上延伸。


            察覺到她的目光,蕭遲硯微微移眸,便與她紅透的面頰對上。


            他一愣,不知想起什么,耳根竟然也慢慢染上薄紅。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欧美一区二区三狠狠色|久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