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ugqcl"></th>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心機小娘子 > 18 18

        18 18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沒命?”


            方媒婆怔怔低頭,看清那一灘暗紅的血跡,腿上一陣發軟,她捂住鼻指著顧憐驚恐道:“你殺人了?你殺人了!”


            顧憐面不改色,繼續半跪在地上擦拭,但血跡已經將門檻染變了顏色,無論用多大的力氣都無法恢復原本的顏色。


            木盆里的水早就已經變成了黑紅色,看起來臟污不堪。


            顧憐也沒有心思繼續擦拭,她困得厲害,心里也怕的厲害,雖說和蕭遲硯在一起的時候她看著平靜,卻也只是假裝出來的罷了。


            她其實心里總是不安,只要一想到自己的房間門口死了人,一想到自己昨夜里差點遭遇不測,便沒有辦法平靜下來。


            顧憐將帕子丟回木盆里,濺起來的水花砸到方媒婆身上,惹得她又是一陣尖叫。


            但是方媒婆還是沒有放棄,她又拉住顧憐的袖子跪在地上,老淚縱橫,“顧小娘子,我求求你了,我家里兒子還在書院讀書,女兒也還沒有嫁人,我要是成了牢犯,他們日后該怎么做人!你就大發慈悲吧,救救我們……”


            顧憐甩開她的手,將臟水潑到地上,又開始打水洗刷院子,聲音很是平靜,“那你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若昨晚那幾人得手了,我是什么下場?你女兒兒子的前途寶貴,我的命就是爛命一條嗎?”


            顧憐仰起頭,忽然想起自己的母親來,那個眉目精致溫和的女人,總會將她摟在懷里說她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小娘子。


            初升的朝陽在桃樹底落下一層淺淺的陰影,微風和曦。


            顧憐垂下頭,擦干凈手后便回屋子關上了門,任憑方媒婆如何哭求都不為所動。


            又等了大概一刻鐘,五個穿著衙門差役服飾的人敲響了院門,“顧憐可在?”


            顧憐這才走出去,方媒婆已經被扣住,她走到院子外面,并不見蕭遲硯的蹤影。


            衙門這宗案理得很快,那個唯一活著的醉漢早就嚇破了膽子,將事情一五一十招了,方媒婆打了三十大板,只剩下一口氣,然后被丟到牢里要關二十年。


            明面上說的是關二十年,但方媒婆能不能撐過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從衙門回去的路上,顧鈺一直自責,顧憐安慰了他許久,才叫他稍微好受些。


            但是顧鈺也就此決定往后滴酒不沾。


            方媒婆買兇之事很快傳開,也傳到了王員外耳中。


            王員外靠在椅上,聞言冷哼了一聲,“幸好那個蠢貨沒扯到我身上,不然就算是進了大牢也休想好過!”


            他身旁的美人送來一盞茶,柔聲道:“方媒婆不知分寸,不值得員外您動怒,萬一氣壞了身子可就不好了!


            王員外看她一眼,好受了些,鼻間哼出聲來,“算了,說的也在理,不過我還真沒碰見過像顧憐一眼難到手的女子,軟硬不吃,要是真到我手里了,哼!”


            他一旁的美人低眉斂著笑,附和了幾句,又攀上前來為他捏肩。


            王員外摩挲著她的手掌,若有所思。


            ·


            顧憐還沒到巷子口,就見方禾苗急急忙忙跑過來。


            “顧姐姐,你可還好?”方禾苗應當是等了許久,臉在太陽底下曬得有些發紅,“我問那些衙役,但他們不告訴我,你是怎么了?可有出事?”


            他實在太過赤誠,顧憐忍不住笑道:“我無事,只不過方媒婆不大好受就是了!


            方禾苗霎時恍然大悟,也不多說什么,急急忙忙轉身道:“我可要替你好好辯解辯解,他們說的都是錯的,你才沒有做犯法的事情!”


            顧憐雖說不在乎巷子里人的風言風語,但見他這樣,還是心頭暖暖的。


            顧鈺打算去蕭遲硯的院子,但又怕打擾到他休息,故而作罷。


            昨夜里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些,顧憐回去后倒頭便睡,一覺醒時,天已經擦黑。


            顧鈺坐在門口守著她,聽見動靜,便將鍋里溫著的飯菜端來,囑咐道:“我倒了杯溫水在桌子上,你先喝半杯水潤潤嗓子再吃飯,睡了一日了,仔細胃里不舒服!


            顧憐揉了揉眼,聽話喝了半杯水,待到吃完飯后便坐在院子門口發呆。


            下午應該是下了一場小雨,地面上有些濕潤,巷間穿梭而過的風夾雜著泥土的氣息。


            酒樓的小二似乎來送夜宵,食盒里沉甸甸的,看不清什么。


            蕭遲硯推開門,一轉頭就見到女子正望著自己,他低頭看了眼自己手里的食盒,又見她似乎睡眼惺忪,客氣道:“可用了晚飯?”


            顧憐此時有些飽,她伸手將準備出來答話的顧鈺衣擺拉住,然后答道:“沒呢,阿兄還在打水,米也沒了,估摸要再等半柱香時間!


            “我膽子小,昨夜里受驚之后白日才敢睡覺,現在實在是有些餓!


            顧憐咬了咬唇,又脈脈抬眸,顧鈺在身后戳她的脊梁骨,仿佛是譴責她說謊一般。


            蕭遲硯的確是只想客氣一下,他也不知道酒樓送了什么來,于是道:“稍等!


            待他進去,顧鈺立刻將顧憐拉進院子,面上滿是不贊同,小聲道:“小憐,你怎么能這樣,你這樣是欺騙蕭大哥!”


            顧憐示意他安靜,將他按了按,道:“阿兄你不也是沒阻止?”


            顧鈺一時語塞,不得不承認,他的確十分敬佩并且感激隔壁的蕭大哥,但是卻也不大能受得了自家乖巧懂事的妹妹為了一個男人竟然學會撒謊,并且還是面不改色地撒謊。


            “小憐,往后莫要這樣了,這次就罷了,可知曉?”


            顧憐眨了眨眸子,“知了!


            很快蕭遲硯便出來,他將食盒打開,里面是一大碗冒尖已經拌好的燥子面,一碟涼拌牛肉,兩個大烙餅,還有一碗綠豆湯和一碗加了冰的紅豆圓子。


            顧憐光是看著,就更飽了些。


            蕭遲硯手里拿著一個干凈的瓷碗,他將燥子面夾到干凈的瓷碗里,一直夾到面快灑出來,才停手。


            顧憐正在看他夾面,忽然間碗就遞了過來,也不等她反應,然后蕭遲硯似乎沉吟了一下,“你阿兄餓嗎?”


            顧鈺幽幽的聲音傳出,“我不餓,我去灶上看火,蕭大哥,你們吃吧!


            蕭遲硯點點頭,從院里也端了個圓凳出來,坐在顧憐的旁邊開始吃面。


            顧憐卻望著一碗冒尖的面犯了難,見他很快就要將碗里的面吃完,于是道:“蕭大哥,我碗里的面太多了些,不如你多吃些?我沒有動過,都是干凈的!


            蕭遲硯飯量大,此時聞言看了眼她細到似乎還沒自己腿粗的腰,將碗伸了過去,示意她用干凈的筷子夾。


            隴右條件艱苦,將士們一日三餐都是有量有數的,哪怕蕭遲硯品階再高,也沒有任何特殊待遇,若是在城外駐扎就算是晚上餓了,能加餐的也只有糙面饅頭或者是西北風,只在城里的時候好些,能吃上正兒八經的的飯菜。


            這么多年的習慣使然,哪怕是回到了京城,吃的是山珍海味,使的是白玉碗筷,他也從不會浪費一粒米。


            顧憐將自己碗里夾了一半給他,才開始小口小口吃起來。


            蕭遲硯似乎想說些什么,但記起京中那些貴婦小姐們在宴會上也只吃一兩口,也不再多言,很快他將燥子面吃完,又拿了一個餅吃。


            趙桔在門口打陀螺,聞見香味,他摸了摸肚子,往院里張望了一下,又默默縮了回去,繼續打陀螺。


            蕭遲硯今日發盡數以銀冠高束,身著窄袖玄色勁裝,衣上通身沒有別的花紋,更加將他勁瘦有力的身姿展現出來。


            他微微側首,就能看見女子吃面時腮上鼓起的模樣。


            還有些可愛。


            蕭遲硯兩三口將餅吃完,見她還在吃面,于是將綠豆湯遞給她,“別噎著!


            顧憐接過,狀似無意,與他指尖相碰。


            蕭遲硯已經注意到她這些時有時無的小動作,但是她實在是太過坦蕩,又叫他看不出任何破綻來。


            不過但若是顧憐敢再大膽一些,蕭遲硯就會立刻疏遠這對兄妹。


            女子的指尖上仿佛稍帶著些潤意,與他掌上的溫度不一樣,也涼很多。


            蕭遲硯又看了她一眼,便轉過頭,看生長著青色苔蘚的墻角,忽然覺得好像自己有些奇怪,卻不大能說出究竟是為什么。


            顧憐吃完最后一口面,見還有一個餅子,便拿起來,掰成了兩半,她將大的一半遞給蕭遲硯,自己留下小的,“蕭大哥,我胃口小,吃不了那么多!


            蕭遲硯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低低‘嗯’了一聲。


            他的反應被顧憐收進眼底,她裝著鎮靜的模樣,其實內心里已經開始盤算起下一步怎么走。


            小黑狗似乎是巷子里唯一一條忙狗,在兩人腳側跑來跑去,饞得不行。


            顧憐揪了一塊餅給它吃,見它吃得香,忍不住輕笑了一聲。


            女子的笑聲就如銀鈴一般清脆,蕭遲硯默默看著她的發頂,吃餅的速度也慢了些。


            小黑狗吃完最后一口,忽然往巷子口看去,見到生人,吠了兩聲。


            顧憐也望去,見巷子口慢慢抬進來一頂碧色的四人抬小轎子,小轎徑直在她面前落地。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欧美一区二区三狠狠色|久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