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ugqcl"></th>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心機小娘子 > 8 08

        8 08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女子的身體帶著柔柔的馨香,蕭遲硯下意識托住她,但在掌觸到那一截細軟的腰肢時渾身一僵。


            顧憐看著不大瘦弱,身姿玲瓏,但托著的時候卻沒什么重量,就如一片葉般,又像是落在掌心的一朵嬌花。


            蕭遲硯很快便反應過來,在兩人即將貼的更緊時松了手,顧憐摔在了地上,但所幸被他的掌托舉過,摔得不算疼。


            對于這個總來的鄰居,蕭遲硯后退了兩步,問道:“又發生了何事?”


            顧憐仰著面,指尖攥著他的衣擺,顫聲道:“蕭大哥,我阿兄傷口裂開了,能否勞煩你幫我阿兄上藥?”


            蕭遲硯將自己的衣擺抽出,沉聲道:“知了!


            話落,他抬步離去,顧憐也從地上爬起來,跟上他的步子。


            顧鈺傷的其實并不算重,但他身子弱,傷的又在后背,故而不能有大動作,就連抬手時不小心都會讓自己痛一個囫圇。


            蕭遲硯幫他換好了藥,又把傷處包扎起來,很難得地多了兩句話,“往后莫要再這般,傷口反復裂開,不利于恢復!


            更重要的是,他想清凈些。


            顧鈺想要起身對他道謝,聞言還是停止了動作,“多謝蕭大哥,總是麻煩你,實在是不該,待顧鈺好后,定然親自登門致謝!


            這兄妹倆一個比一個重禮數,但蕭遲硯不大想他們登門,更想一個人獨自在院里休息,此時他搖了搖頭,“你先養傷!


            顧憐站在門旁,心中只感覺他的確是個好人,雖說沉默寡言了些,看著嚇人了些,卻是很正經,很善良,很英武的一位男子。


            蕭遲硯不知道自己在顧憐心中的形象已經這么偉大,幫顧鈺包扎好傷口,他便起身打算離去,只是方走到院門口,女子的聲音又傳來,“蕭大哥,請等一等!


            蕭遲硯額上青筋一跳,沉著臉轉過身來。


            夜色太濃,顧憐看不清他的神情,她的目光只能平視到眼前人的胸前一些,“蕭大哥,這是我今日剛摘的桃子,你就當個小玩意吃著解膩吧!


            她有些羞赫,“蕭大哥仗義,但顧憐并沒有什么能拿得出手作為報答的東西,惟有一筐鮮桃能作答謝,還請蕭大哥收下!


            蕭遲硯知道,若自己不收,顧憐明日還會上門來送東西,他接過桃子,完成任務般點頭道:“收了!


            “是,”顧憐唇角抿出一個笑來,“蕭大哥若還想吃桃,顧憐一定再送來!


            這是蕭遲硯第一次見她笑,往前寥寥數次的見面中,蕭遲硯都未對留下什么很深的影響,又或許是覺得她美則美矣,但毫無意思。


            此時女子雙眸彎彎,眸子很是清亮,雖是在夜里,但也嬌艷異常,好似忽然之間有了生機與活力讓人移不開眼。


            但這句話后兩人都未再言語,客氣點頭后便各自歸家。


            另一邊,起夜聽見動靜的趙盞扒在門旁,將這一幕收進眼底,暗自咂舌。


            次日一早,趙盞便敲響了蕭遲硯家的門。


            蕭遲硯來開門時臉色很不好看,趙盞被他嚇了一跳,反應過來后迅速道:“啊,仁兄好相貌,想必時常都有練著,這身姿也格外矯健,著實令仁弟佩服!


            他的話前言不接后語,蕭遲硯擰著眉,不知生得好或者是身材偉岸有何令人敬佩的地方。


            他生得好只是因為母親長陽郡主是京城一等一的美人,父親也很俊秀,身姿好也是戎馬八載所導致的。


            但比起這些外在的,他更喜歡別人稱贊他的功勛,不過若是對他不了解,真的找不到話說,還是不要開口為好。


            趙盞見他沒有反應,摸了摸鼻子,覺得此人好生無趣,“那個仁兄,我昨夜里看見你和隔壁顧小娘子在說話,你倆是……”


            話沒說完,眼前男子便把門‘砰’地一聲合上了,趙盞險些被門板砸到臉,被嚇的連連后退。


            “什么狗屁脾氣,”他嘟囔了一聲,有些羨慕地繼續說道:“不過還是住隔壁方便,近水樓臺先得月嘛,要是我住顧憐隔壁就好了!


            ·


            自那日后,顧鈺開始認真養傷,大概過了三四日,背上的傷口就開始結痂,只不過夜里還是會發熱,總不見好。


            這天,顧憐將臟衣洗凈后將水井里的桶提出來,里邊放著一個圓圓滾滾的金黃色大香瓜。


            井水冬暖夏涼,香瓜破開后香甜的氣味便彌漫開來,也驅散了些夏日的暑氣。


            顧憐將香瓜一分為二,其中大一些的先隔水放在水缸里,小一些的一大半切成小塊送到顧鈺房里,剩下的小半自己坐在院里吃。


            她的小菜園里中的瓜由于前些日子忙著沒空照料,撿起來時許多挨著土的那一塊已經爛了,不能再吃。


            顧憐心底覺得可惜,只能將爛了的瓜切碎喂雞,不過所幸玉米長得還不錯,雖說只有幾桿,但結出來的玉米都個大飽滿。


            小白在她腳邊轉來轉去,然后直起身子趴到了她的腿上,也想吃瓜。


            顧憐將香瓜掰了一小塊給它嘗一嘗,見它不吃,笑道:“小胖狗,現在還學會挑食了!


            說來也怪,她平日里喂狗都是一日三餐隨著人吃,從來沒有給它另外加餐,但這只小黑狗長得又圓又胖,腿短肚大的,雖說看起來的確是可愛,但顧憐總覺得不大對勁。


            她平日都把院門關好了,這院子里也沒發現狗洞,也不知道小黑狗是去哪兒將自己養成了這樣。


            午飯時,顧憐蒸了三個雞蛋,混著些鹽巴打散后便上鍋蒸,出鍋時撒上一把蔥花就好了,然后還做了辣子炒肉和一碗魚湯。


            先給小白盛好飯,混著魚湯還有兩勺蛋羹拌勻,還有一點沒放辣子時候炒好的肉,放到桌子旁,顧憐才開始盛她和顧鈺的飯。


            顧鈺出來,先逗了會兒小黑狗,見它忙著吃飯來不及理自己,才坐回桌上,他對顧憐給這只小黑狗起名小白的事情感覺非常詫異,不過也沒多說什么,只是從來不當著小黑狗的面喊它罷了。


            顧鈺雖說傷好了,但看著面色還是有些虛弱,待到午飯后,便去醫館換藥。


            院門半開著,能多透些涼爽的風進來,小黑狗在顧憐腳邊趴著睡覺,挨著她的鞋邊。


            院子的方向是向陽的,一直到過了午時,廊下才有一絲清涼,因為天氣太熱了,如今街上人也少,巷子里更是安靜,大都在家中午覺攢攢精神。


            白珉在家方和白筠吵完,便馬不停蹄過來了。


            他只帶著一個小廝,似乎對這巷子輕車熟路一般,徑直來了最后一家。


            見院門開著,白珉悄聲走到門前,開始打量起院中的景物來。


            院子很小,還不如他家吃飯的屋子大,院子最中間是一張小石桌,上面空蕩蕩的,左邊牽著兩根晾衣繩,還有平時晾曬干貨的竹盤,右邊靠著墻的一端有一顆枝繁葉茂的桃樹,上面掛滿了果,然后是水井、水缸。


            雖說小了些,但也還算整潔。


            白珉將目光放到正屋廊下,見一妙齡女郎正在繡帕子,似乎是很投入,沒有注意到門前來人,在她腳旁,一只黑不溜秋胖乎乎的小狗正睡得四腳朝天。


            白珉拿扇子敲了敲門,提示有人來了。


            顧憐受驚,針扎到手指,一張快要繡好的帕子便毀了。


            她抬眸,見是一身著月牙白繡竹紋的陌生男子正在門旁看著自己,于是站起來警惕道:“你是何人?”


            “你是顧鈺妹妹?”白珉饒有興致挑了挑眉,“我姓白,單名一個珉字,我來尋你兄長,有話對他說!


            聽見此人就是白珉,顧憐將手里的帕子放下,輕聲答道:“我阿兄并不在家,白公子請回吧!


            “不在家?”白珉在門前站定,“那我便等他回來!


            他并不進院子,不過看著顧憐,心中一動,忽然笑了笑,道:“顧家小妹,你叫什么名字?”


            “無可奉告,”顧憐對此人沒有半分好感,此時唇間微抿,道:“白公子,你站在院門前,怕是要毀我名聲,還是請你速速回吧!


            “名聲?”白珉笑了兩聲,也不再與她客氣,嘲諷道:“你兄長顧鈺招惹我妹妹的時候不知曉女子重名聲,我不過站在你門前便是要毀了你的名聲,哪有這樣的道理?你們兄妹倆啊,還真是一個賽一個的厲害!


            顧憐從未聽顧鈺說過關于白珉妹妹的事情,但是她知曉自己的兄長絕不是那般浮浪之人。


            “我阿兄絕未做過白公子所說之事,也絕不會對白小姐有任何的逾矩的行為,還請白公子慎言!


            白珉搖著扇子院里走了一步,“我方才在想,你們兄妹相依為命,應當是情誼深厚,若是你兄長見我院里與你親近,會不會氣得發瘋?”


            聞言,顧憐面色凝重,她微微后退,在白珉靠近前隨時打算去拿藏在枕下的匕首。


            白珉走了兩步便停下,嗤道:“不過我可不是你阿兄,不會做這種沒臉沒面的事,也自然瞧不上你!


            他隨手將自己腰間的錢袋解開丟在地上,“這里面有一百兩銀子多一文錢,比你去給王員外做妾多,就當是我賞你們的,讓你哥在家莫要踏出一步,若是再敢引誘我妹妹,我便打斷他的右手,讓他此生再無法提筆!


            他說話時,神色間流露出來的狠戾證明他說的都是真的。


            顧憐垂下眸子,落在地上的錢袋之上,未曾言語,心中卻突然滋生出一種身在低位,只能任人宰割的不甘與恨意。


            白珉話落便抬步離開了,但方走出兩步,女子的聲音又響起。


            “白公子,請你等等!


            顧憐將錢袋撿起,面上并無旁的情緒,“白公子,我阿兄并未做過你口中的事情,這錢我不能收!


            “顧憐與兄長一母同胞,如今更是彼此在世上唯一的親人,顧憐信他,這銀子若我收了,便是相當于承認我兄長是你口中的無恥之徒,所以這銀子,還請你拿回去!


            若是平時,就算撿到一個銅板顧憐都會高興許久,但今日就算白珉給她一千兩,一萬兩,她也不會收這個錢。


            因為這個錢買的,是她兄長的清譽。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欧美一区二区三狠狠色|久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