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ugqcl"></th>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心機小娘子 > 6 06

        6 06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顧鈺似乎不想自己這個模樣被妹妹看見,他有些虛弱地笑了笑,“都怪我,睡熟了,沒聽見你喊我,是水燒好了嗎?小憐,你先去洗吧,我馬上來!


            昏黃的燭火映照著小屋內的一切,顧憐分明可以看清他的肩上有絲絲縷縷的血跡滲出,她意識到了什么,喃喃道:“阿兄,你又騙我……”


            顧鈺面色霎時更白了些,想解釋些什么,卻只能扶著床沿無力地咳了兩聲。


            家中沒有來治療外傷的藥,顧憐想要去找大夫,卻被顧鈺喊住。


            “小憐,你別去!”顧鈺強撐著想要站起來,“阿兄無事的,你若不放心,我與你一同去醫館找大夫看看,你千萬莫要一人獨自出門!


            “阿兄,”顧憐聲音陡然間高了些,夾雜著哽咽,“你莫要再騙我,我只有你一個親人了,你若出了事,我也絕對不茍活!”


            她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我去求隔壁蕭大哥,蕭大哥是好人,他會幫我們的!


            現如今天色已黑,顧憐不是不敢獨自去醫館找大夫,而是更害怕若自己在去的路上出了什么意外,耽誤的是兄長的傷。


            身后顧鈺的聲音已經被她遠遠拋下,顧憐敲著蕭遲硯的院門,“蕭大哥,我阿兄病了,求你幫幫我們!”


            許是顧憐太過焦急,她感覺等了許久,院門才被打開,男子似乎剛洗漱完,發間還淌著水汽。


            他的發隨意綁在一起,衣襟合的嚴嚴實實,一雙眸半瞇著,似乎不解,透出些冷漠。


            “蕭大哥,”顧憐心里其實還是有些怕他,到底他太過高大,但此時情況危急,容不下她再磨蹭什么,“求你,幫幫我們……”


            女子面上沾著濕潤的淚痕,哭求著,楚楚可憐。


            蕭遲硯長眉輕蹙了下,問道:“我如何幫你?”


            “我阿兄肩上一直滲血,”顧憐哽咽了一聲,“臉色也慘白的厲害,我獨自出門怕耽誤時間,又怕兄長沒人照料,求蕭大哥你幫我阿兄去請一位大夫回來,蕭大哥恩情顧憐感激不盡!


            其實蕭遲硯對蘄州的路線也不大清楚,他也是剛搬來沒多久,但是若放著顧憐去,指不定要出什么亂子。


            對于自己這位新鄰居,他的確十分無奈。


            “醫館在哪兒?”他道:“我去請大夫,你去照料你兄長!


            顧憐給他指了一個方向,蕭遲硯點點頭,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巷口。


            約莫半柱香以后,蕭遲硯帶著一位四十上下的大夫回來,他方進巷口就見到女子在門前等待的身影,見到他,顧憐很快便迎了上來。


            “蕭大哥,多謝你,”她的語氣里滿是焦急,然后對一旁的大夫道:“大夫,我阿兄昏迷了,您快去看看,”


            大晚上被叫過來出診,大夫面上也沒有一絲不快,而是一邊快步走一邊囑咐道:“你燒好熱水,再準備干凈的巾子!


            大夫進了顧鈺的屋子,要檢查他身上的傷,顧憐不便入內,只能將東西準備好后守在院中,而蕭遲硯在大夫進去后便回了自家院子。


            氣溫漸漸炎熱,蕭遲硯出去一趟身上又出了些汗,他素來愛整潔,便用涼水又洗了下。


            蕭遲硯從前從不覺得自己是個好相與的人,但是搬到此處之后,卻發覺自己竟然還成了一個好人,旁的不說,就看隔壁三家對顧家兄妹的態度,也難怪顧憐敢來求他。


            左臂上的傷已經開始慢慢愈合,蕭遲硯洗好后換了藥,便休息了。


            隔壁院子,大夫進了顧鈺的房間,過了約莫半刻鐘才出來,出來時面色并無異常,見顧憐擔憂的模樣,于是寬慰道:“你兄長不過是勞累過度引起發熱,再加上后背磨破才會看著可怖些,這幾日在家好好休息,一個月內莫要再去搬運重物,三日換一次藥,便可痊愈!


            出診費加上藥錢一共是七十九文錢,顧憐送走了大夫,便去了顧鈺房中。


            顧鈺正伏在床上,眸子半闔著,呼吸很輕的起伏著,不知是睡是醒。


            顧憐走近,想說些什么,卻禁不住淚先落下來,只能先將帕子擰干,替他擦拭額頭。


            顧鈺睜開眼,又緩緩閉上,“小憐,對不住,阿兄給你添麻煩了!


            顧憐搖搖頭,想看看他身上的傷,卻被制止。


            “小憐,阿兄沒事!


            顧鈺此時就連撒謊都有些無力,沙場的老人和他說,尋常人剛去時都會有這么一遭,頭幾天把背上的皮肉磨破了,再長出繭來,往后再干重活就不會疼了,都怪他沒用,竟然病倒了。


            “阿兄,你究竟去做什么了?”顧憐道:“你別再瞞著我了,你總想著一人將所有事情都扛起來,但我也想為你分憂,你如此,叫我心里又如何好受?”


            顧鈺似乎想要逃避這個問題,最后頂不住顧憐的追問,才道:“碼頭搬運貨物,賺的比抄書多,我只是想快些回到書院,才出此下策,小憐你莫要多想!


            為了一日四十文,將自己的身子卻累垮了,顧憐沉默下來,半晌,才道:“阿兄,若是當真沒有法子了,我們再等三年吧!


            她望著顧鈺血跡斑斑的衣領,道:“阿兄,我只有你一個親人了,若是你能中舉,自然是最好不過,但比起中舉,我更希望你能好好的!


            顧鈺眼眶一紅,別過頭不語,以掩飾自己的失態。


            ·


            次日一大早,顧憐就帶著自己繡好的帕子出門了,還準備去買幾條魚回來給顧鈺補身子。


            現在天都才蒙蒙亮,有些漁民會自己來街上賣魚,買的便宜又新鮮,若是再晚些,這些魚就都要被買走了。


            顧憐如此想著,步子也不禁加快,誰知剛出巷子口,她就被守著的方媒婆一把拉住。


            方媒婆看見她,好不哀怨,“哎呀顧家小娘子,你怎么總不出門?我等了許多天才終于等到你,你兄長怎么樣了?可有找到營生的活計?”


            她一看便是有備而來,顧憐輕輕將自己的手抽出來,笑道:“方媒婆,顧憐家中的事情就不勞您費心了,不知方媒婆等我是為何?”


            方媒婆眼珠一轉,奪過她臂上的籃子挎著,“我來幫你提,你急不急?不如我們去吃杯茶?”


            王員外的確是對顧憐有幾分喜歡的,在此守著的不僅有方媒婆,還有王家的家丁,只要顧憐跟著方媒婆走了,王家家丁便會立刻去通知王員外,讓兩人能有機會單獨聊一聊。


            至于是聊什么,無非是王員外財大氣粗,想開個條件要讓顧憐去給她做妾室。


            顧憐現在沒心思和方媒婆糾纏,她昨夜一整夜沒睡好,本就有些身心俱疲,又惦記著去買魚,于是將籃子拿回來,客氣道:“方媒婆,我家還有活要做,實在沒時間陪你吃茶,改日吧!


            “干活多累啊,”方媒婆笑道:“顧小娘子,你就聽我一句勸,這世間哪有女子不愿嫁入一個富貴人家享清福的?你還年輕,又生的好看,這才是你的底氣,等到再過兩年,年紀大了,屆時就不是旁人來求你青眼了,而是你想嫁都嫁不出去,難道你還真想讓你兄長養你一輩子?”


            顧憐停下步子,此時也難得露出沒好脾氣的一面,冷聲道:“方媒婆,顧憐父母雙亡,長兄便如父,姻緣還是要憑兄長做主,兄長同意,顧憐不愿也得嫁,兄長不同意,顧憐也自然不會嫁!


            “再說,我有手有腳,日子就算清貧些,也不至于到了要靠著旁人娶走來養活的地步!


            話落,她便頭也不回地離去。


            方媒婆在她身后倒也沒惱怒,搖了搖扇子,慢悠悠也走了,在她心里,這種人家的女孩兒大多會倔強些,不過也倔強不了多久就是了,當真等到日子久了,便也想要走一走捷徑。


            畢竟誰愿意苦一輩子呢?


            因為打算買的東西有些多,顧憐趁人少先買了三尾魚,然后打算在去早市的路上先將帕子賣了,她這半個月攢了二十張帕子。


            繡品鋪的主人家是一位張姓娘子,正倚著門框打哈欠,見著她來,先是笑著打了個招呼,看見有二十張帕子時有些驚訝,“顧妹子,你這半個月莫非是不吃不喝地在繡帕子?”


            張大娘子興許有些夸張,但顧憐這段時日的確也是每晚開著窗繡帕子,只想多掙些。


            二十張帕子攏共三百文,張大娘子見帕子沒有粗制濫造的,便稱了三錢銀子給她,末了,笑問道:“顧妹子,你家兄長今年是不是二十了?”


            張大娘子今年不過十八,合離回來,還帶著一個女兒,旁人喚她大娘子也只是因為佩服她將家里的鋪子經營的風生水起。


            顧憐聞言,下意識聯想到了這些年來家中為顧鈺說親的人,他們兄妹二人容貌都好,來求娶她的人多,但想要嫁給顧鈺的人也不少,其中大多是如張大娘子般家中有些資產,或是合離回來,或是獨女的人,愿意接濟他們兄妹二人。


            顧憐接過銀子,見張大娘子饒有興趣的模樣,想了想,道:“張大娘子,我與阿兄方過喪期,阿兄眼前只記著科舉一事,暫且沒有旁的打算!


            張大娘子知曉她想的什么,也不惱,大大方方道:“好妹子,姐姐我也不是那種人,我只問一問,知曉你家阿兄將來是要中舉做大官的,你放心,我都曉得,只因你們兄妹二人都好看,你阿兄我也見過,著實俊秀儒雅,很是清俊,我只看一看,問一問,絕無旁的心思!


            顧憐松下一口氣來,解釋道:“張大娘子,實在對不住,因為這些年……”


            “我懂我懂,”張大娘子拍了拍她的肩,轉身將自己桌上的一包桃酥遞給她,“你拿著回去吃,就當是我這個做姐姐的送你的!


            拒絕不了她的好意,顧憐來不及說什么,便被她推出兩三丈遠,只得謝過她,便去買菜了。


            如今顧鈺受傷,顧憐在買菜時很舍得,賣完帕子后又買了一只烏雞,還割了一刀肉,買了幾塊大骨頭打算回去煲湯。


            賣烏雞的老太見她眼生,估計是想做二次生意,給她抹了個零頭,只要了二十文,骨頭不值錢,也是買肉時候老板送的。


            回到巷子口,第一戶的趙老太太的孫子也在門口,見她來,很是殷勤地道:“顧憐,我幫你拿!


            趙老太太的孫子名叫趙盞,在學堂里素來假模假樣,顧鈺被他不知針對過多少次,不論旁的,就論最近的,趙老太太那晚嘴碎之事,顧憐便忘不了。


            此時她很客氣地避過趙盞的手,道:“多謝趙公子,我還有幾步路便到家了,就不勞煩你了!


            話落,趙盞也不再自討沒趣,笑了笑,回院子去了。


            他前腳剛回去,后腳趙老太太就跑了出來,先是打量了一番顧憐手里提著的魚肉,恍然大悟般道:“我今早看見你和方媒婆在一處,怎么?你答應去給王員外做妾了?”


            “你看,還是我說得對,你只會給你阿兄拖后腿,還是趁早嫁人好,王員外府上富得流油,你們兄妹二人一文不賠,還能賺個聘禮錢,這種好事哪里去找?”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欧美一区二区三狠狠色|久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