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ugqcl"></th>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心機小娘子 > 3 03

        3 03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趙老太太聲音尖銳,話落時便傳遍了整個小巷。


            顧憐秀眉輕蹙,解釋道:“趙嬸子,我兄長并不是被趕回來的,而是夫子讓他回來自主習書,趙嬸子并不知曉事情如何,還是不要亂說為好!


            “你這丫頭,”趙老太太一邊說著一邊拍腿,一副替二人憂心的模樣,“你是成日不出門,不知道,你哥這幾年的束脩總是拖了又拖才交,他平日抄書寫信又能賺多少?更何況家里還養著一個你,哪里還有多的錢交束脩?”


            “要嬸子說,你趁早嫁人也好,都十六了,是個大姑娘了,也莫要再拖你阿兄后腿!


            話落,院門便‘砰’地一聲合上,趙老太太嘟囔道:“這會兒倒是氣性大了!


            眼見隔壁幾家都探頭來聽新鮮事兒,趙老太太先是狐疑地看了眼依舊緊閉的倒數第二戶大門,也不再管什么,迎著眾人期待的目光,得意洋洋地走過去了。


            關上門后,顧憐身子有些發抖,她幾乎是跑去廚房,“阿兄,你與我說,是不是當真交不起束脩了?”


            顧鈺沒有答話,而是敲了兩個雞蛋進碗里,然后拿筷子打散,半晌,他抿了抿唇,才道:“小憐,你是想喝雞蛋湯,還是炒雞蛋?”


            他雖不答,但顧憐已經明白他話里的意思,她眼角沁出淚來,去房里翻出自己這些年繡手帕攢的銀子,全部拿到廚房來,哭道:“阿兄,你去讀書,這是我攢的銀子,全都給你,要是再不夠,我們再想法子,你今日便回書院去,不要擔心我,我可以照顧好自己的!


            她一心盼著兄長讀書中舉,期望能為父母洗刷冤屈,若兄長不能再繼續讀書,那顧家就沒有脫罪之日了,兄長也只能潦草一生,再無出頭之時。


            顧鈺眼眶微紅,自顧做著手頭的事,他身上穿的袍子衣領已經洗到發白,袖口也有磨損,但這已經是他能穿出去的,最好的衣裳了。


            聽著妹妹的哭聲,顧鈺心頭不是滋味,他早就交不起束脩,是書院的葉夫子一再寬容,才能繼續再待這么久,但如今書院換了新的山長,眼里容不得沙子,更何況是他這種每月拖欠束脩的人呢?


            “小憐,你又偷偷繡帕子了,”顧鈺指尖抹去眼角淚光,轉身對正在擦淚的胞妹笑道:“莫哭了,等攢夠了束脩,我再去,這樣可行?”


            書院束脩一個月半兩銀子,對于能供得起孩子考功名的家里來說不值一提,但顧鈺抄書,三十文一本,一本抄五日,一個月也只能掙一百八十文,替人寫信也不過五個銅板一封。


            顧家落敗,官兵抄家時他們什么都沒能帶出來,最后還是顧鈺賣了藏在口中母親塞給他的一枚戒指,才能租下如今住的小院,才能渡過最難的那段日子,撫養幼妹長大。


            顧憐將荷包里的銅板全倒在桌子上,一邊擦著淚,將桌上的半兩碎銀撿出來,“這些銀子我每日都數,一共半兩九十三文,我不該饞嘴,上次拿了兩文錢買糖吃,哥你今晚就回去,我會繼續繡帕子的,你不要再從書院回來了,好不好?”


            她極少哭的這般狼狽,眼淚全都粘在面頰上,像是兒時惹了禍,哭著讓阿兄幫自己的時候一模一樣。


            顧鈺想起來父母被押走那日,妹妹不過十三歲,想哭,卻不敢,一直到了天完全黑了,才敢躲在他的懷里小聲啜泣。


            “小憐,”顧鈺虛虛撫了一下妹妹的發,“趙嬸子說的是真的,但阿兄說的也是真的,葉夫子說我的文章已經很好,在家溫書也是可以的,你信阿兄嗎?”


            “信……”顧憐眸里盈滿淚光,她抬手用袖子擦凈,扯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來,“顧憐信兄長!


            話雖如此,但她一頓飯卻是食不知味,知曉兄長已經決心不再去書院是為銀子煩憂,但卻想不出一個好些的法子來,她從前不是沒嘗試過其它營生的法子,但都無功而返。


            繡坊說她技藝淺薄,并不收她,就連出去賣自己種的蔬果,旁人見她年輕,賣的也少,大都不來光顧,更有男子出言調戲,后來兄長便也不讓她去了。


            這一夜,顧家兄妹都難以入眠。


            次日一早,顧鈺便起來將顧憐昨日沒做完的木刺全部削出來,然后搭梯子全都固定在了墻上。


            顧憐也起了,她昨日哭了一宿,面色不大好看,眼睛也腫的厲害,做了早飯后便在井旁洗衣裳,心里還是沒能放棄讓兄長去讀書的念頭。


            她想著,秋試三年才舉行一次,若兄長此番錯失良機,便又等三年,如今離考試還有幾個月,在書院能多待一天,便能多學一些。


            可手頭的半兩九十三文卻是她斷斷續續攢了一年多才攢出來的,若要湊夠剩下的銀子,和兄長趕考的路費,簡直難如登天。


            顧憐昨夜想了一宿,也沒能想出別的掙錢的法子來。


            這世道女子謀生艱難,更何況她這種肩不能扛手不能挑之人,做力氣活比不上旁人,就連替人浣衣,也會被嫌棄洗的慢。


            洗好衣裳,顧憐將手擦凈,在菜園摘了些芥菜,切成絲準備做早飯。


            早飯簡單,不過一碗芥菜粥,配著自己腌制的小菜,便可飽腹。


            雖說手頭的確緊張,但顧憐也知曉兄長在書院清苦,每餐大抵就只有饅頭或者糙面草草應付,每次休沐回來,都又會清減許多,她打算中午買只雞回來,殺了燉湯。


            其實她也養了兩只母雞,但養的年份長了,每日還能下兩三個蛋,舍不得吃掉。


            兄妹倆各懷心事,飯后不約而同準備出門。


            顧鈺一愣,“小憐,你去做什么?”


            “我想買只雞回來燉湯,”顧憐垂下頭,低聲答道:“阿兄你呢?”


            “我想去找些活干,替人寫對聯,或者是整理書籍都可以,”顧鈺彎了彎眸子,“兄長知曉你不高興,于是也想著能多掙些銀子,好早些回到書院,叫你寬心!


            話落,他又指了指桃樹最上面已經泛紅半邊的幾顆桃子,“不過我先打算把熟了的桃子摘下來,留一個最大的給你,剩下的送到隔壁,我去答謝那位公子的出手相助,等你回了,再出門去!


            顧憐鼻尖又開始泛酸,抿出一個笑來,“知道了,我去去便回!


            顧鈺笑,“好!


            顧家兄長來時,蕭遲硯方擦完身,他有晨練的習慣,哪怕不再隴右,早晨也會練一練拳或者練一會兒劍。


            昨夜里隔壁的動靜他或多或少聽見了些,也通過另一邊墻傳來的,趙老太的聲音大概可以知曉兩兄妹的困窘。


            敲門的人很懂禮數,握著門環扣了三下便自報家門。


            “昨日多謝義士對小妹的相助,顧鈺身無長物,只得摘了今年院里最早結的一籃桃子來做答謝!


            兄妹二人都十分客氣,蕭遲硯穿好衣裳,打開院門,見著顧鈺斯文的模樣,道:“你妹妹昨日送了一籃自己種的菜來,今日桃子你們便自己留著吧!


            開門一瞬間,顧鈺看清了男子的長相,很英武的一位男子,比他還要高一些,看著像是習武之人,他心中開始慶幸,幸好此人不是什么心思齷齪的人。


            “這位仁兄,”顧鈺頓了一下,“敢問仁兄貴姓?”


            “蕭,”蕭遲硯實在是不習慣‘公子’、‘仁兄’、‘義士’之類的稱呼,他更喜歡旁人喊他將軍,“我應該比你年長,喊我蕭大哥就行!


            “是,蕭大哥!


            顧鈺執著地把桃子往前遞,蕭遲硯無法,只能進院子先把桃子倒在桌子上,然后把空籃子還給他。


            關上院門,他忽然在想,當時應該買一個四周都空蕩蕩的宅子來居住,這樣至少不會總有人來敲門。


            ·


            來到街上,顧憐先賣了手頭攢著的三張帕子,換了四十五文錢,然后去買雞。


            她仔細挑選著,終于看見一只還算肥,且精神很好的老母雞,于是問道:“大娘,這只雞怎么賣?”


            “雞是自家養的,下過蛋,姑娘若要,給二十五文就好,”大娘一邊說著,利落將雞的一只腳綁起來,“像這樣綁起來,姑娘你把它牽回去就好了!


            這個價格也還公道,顧憐數了銅板出來,臨走時大娘又送了她一塊姜。


            今日是趕集的日子,街道上人多,熙熙攘攘的,見有些小攤上還賣著甜瓜,顧憐也買了一個回去。


            等到她回到巷子里時,剛好給蕭遲硯送飯的小二過來,蕭遲硯一開門,便見到她一只手牽著只雞,另一只胳膊上挎著菜籃子的模樣,不過菜籃子里空蕩蕩的,只有一個小小的瓜和一塊姜。


            兩人都愣了一下,顧憐先朝他點頭示意,蕭遲硯才也微微頷首,將食盒提起來,便關上了院門。


            回到家中,顧鈺先幫她處理好雞,才出門。


            顧憐將雞剁成小段,先用清水將雞洗干凈,然后放入鍋中用熱油翻炒,待到雞肉變色,才盛出來,加入姜片放到爐子上燉。


            甜瓜她放到井里鎮著了,現在雖說還不算太熱,但能吃口涼些的也很舒坦。


            顧憐洗了顆李子,坐在院里吃起來,她目光虛虛落在桌上,心底不知想著什么,待到李子吃完后,便又洗手去準備淘米做飯。


            一直等到巳時過,顧鈺才回來,顧憐擦了手去開門,卻見他面色不大好看。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欧美一区二区三狠狠色|久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