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ugqcl"></th>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爹爹的內卷日常 > 21 第 21 章

        21 第 21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秦嚴帶著女兒放風箏去了,別人縱有心相讓,玩到最后也是個逞威風。藍白的天空中,各色樣式的風箏飛得越來越高,下面的人牽引著線。


            盧照雪不想再去了,只看著別人玩。她注意到徐翡也沒再玩,而是坐了下來,托腮看天。他阿爹徐樞密使與自己的阿爹英國公說著朝事,盧照雪也不搗亂,溜到一邊找徐翡聊天去了。


            進了梅花堂這么久,她還沒怎么和徐翡說過話呢。


            據她的觀察,這個崽崽似乎是個懶惰的、慢吞吞的崽崽。但是他術數考得那么好,顯然也是個聰明的崽崽!


            徐翡見她湊過來:“你怎么沒去玩?”


            依理,這家伙走到哪里都是最受歡迎的,誰都愿意和她玩。她還有那么好的阿爹阿娘。


            盧照雪擺擺手:“今日我已經大出風頭了!


            她說的是她的草呂布大敗草張飛的事跡,徐翡卻理解為她說只有她是爹娘一起來參加家長會的事,不由沉默了。


            盧照雪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呢,徐樞密使今日來了,她就覺得徐樞密使真是個好爹,能夠放棄休沐來參加崽崽家長會的,全都是好爹。她阿爹是,她姨父是,徐樞密使也是!


            她又忍不住問:“你阿娘,怎么沒來呢!币棠甘且驗橥獬鲅策吜,才沒來。不然肯定也很熱衷參加的。


            徐翡眼神微微一變,見她不是故意、而是真的不知曉,才在心里嘆了口氣。他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問盧照雪:“你還記得,上次你在學堂里問我,有沒有見過卯時的長安城么?”


            盧照雪當然記得,那次她阿爹帶她爬了紫廬山,又看了日出,她回來之后可興奮了,就問了大家。她還記得,徐翡當時的回答是唯一一個說“見過”的,只是不肯說更多了。


            見她點頭,徐翡才道:“我三歲那年,阿娘的外祖母病重,阿娘帶著我回了徐州看望。那時候阿娘的身子也已經很不好了,給曾外祖母送完終,更是一病不起。你問我何時見過卯時的長安城,我扶靈歸京的時候,見過!


            盧照雪登時被這話里的情緒抓住了,她甚至愧疚地掉下了眼淚。那時候徐翡才那么小,從徐州回長安,盡管有下人護送,盡管有人相隨,可他作為死者唯一的孩子,自然也要盡責?伤拍敲葱“ 


            若非事出緊急,怎會篝夜啟程,見到了黑暗中的長安城呢。


            “對不起,徐翡,我不該問這個的!


            徐翡也沒想到自己實話說還能招來她的小珍珠,他自己不愛哭,沒想到小女孩哭得還挺傷心的。


            他掏出手帕:“你別哭了!庇终f:“這也沒什么。已經過去了!


            是啊,已經過去了,又被她提問想起來了,在他心上戳他傷疤。螢螢,你怎么這么壞!


            見她還吸著鼻子,有點想哭,雖然是努力克制了,但不知道克不克制的住,徐翡又說:“螢螢,”他第一次叫她這個名字,“過去的事實不會改變,你提不提它都在那里了!


            盧照雪聽得出來,他在努力安慰她。一時間,她更生自己的氣了!明明示自己惹出來的事,倒還要人家來安慰她!啊啊啊啊!不行,她不能這樣下去,已經發生的不可彌補,那她以后就要對徐翡多照應些,也就是了。


            她擦干凈了自己的眼淚,免得阿爹看到,待會說不定能和徐樞密使打起來。那可就完蛋了。


            晚點,盧照雪被盧行溪牽著,聽爹爹問:“文章課中游水平,你在不在意?”


            盧照雪踢踏腳:“阿爹,我這是中庸之道!”俏皮得很。


            盧行溪樂壞了:“你懂啥中庸噢!边那么小個孩子,學話精!


            父女倆沒在這個不重要的問題上糾纏太久。只聽盧照雪問道:“阿爹,徐大人是個好爹么?”


            盧行溪笑道:“怎么?你有好爹,還要羨慕別人的阿爹?”


            “我是替徐翡問的!彼÷暤!澳悴皇呛托齑笕岁P系好么?”


            我怎么就和徐子愷關系好了。盧行溪想了想,大概是自己今天和徐子愷聊了會,螢螢就以為自己和他關系好吧。他認真地回答女兒的問題:“徐大人是個好官!庇窒肓讼,“能來參加兒子的家長會,也算個好爹吧!敝徊贿^比不上自己罷了。


            “螢螢怎么忽然關心起徐翡了?”盧行溪很關注女兒,女兒回家后嘰嘰喳喳學堂里發生的事,提到的名字很多,可從前沒出現過徐翡。


            護女寶·英國公是個開了雷達的人,對于一切靠近他閨女的男孩都保持一定的警惕。


            盧照雪:“我聽說他阿娘去世得早……我自己有阿爹有阿娘!彼龑⒅白约簡栭L安城的事情一概說了,還說了她的愧疚。


            盧行溪聽了,也道:“確實是個剛強的孩子。當年他那么小,我記得定遠侯夫人早就已經病了,但她外祖母病重,她還是帶著兒子回了徐州。徐子愷是個大忙人,當時朝中也離不開他,沒辦法,只能他們母子二人回去。再回來,消息傳來,侯夫人也病死在了徐州。徐大人當時就拋下公務,去接妻子和兒子回京了。你說的扶靈歸京,應是確有其事!


            盧照雪聽得眼淚汪汪:“怎么會這么慘!”她父母俱全,自然聽不得這些人間慘事。


            晚上甚至都不肯一個人睡了,抱了自己的小枕頭進爹娘的正房:“阿爹,阿娘,我不要你們離開我!


            長孫質滿臉疑惑,聽盧行溪說了才反應過來。孩子只怕是舍不得自己。


            “沒事的,爹娘都身體康健,還能陪你很多年呢!


            她的安慰沒有起作用,盧照雪道:“阿爹阿娘要長命百歲,哪怕我也老了,你們也不許走!”她連“死”字都不敢說。


            “好,好!眱蓚人見女兒那么傷心,都答應下來。盧照雪睡在二人中間,呈個“大”字形,慢慢睡著了。


            不過小孩子的心事來得快去得也快,第二日睡醒她就沒事了,也搬了小枕頭回去。不然盧行溪是真的要和閨女好好商量一下了。他本來溫香軟玉在懷,小閨女中途跑來,算個什么事嘛。


            卻說這日家長會結束后,夫人們回家說與丈夫聽,那些個趁休沐日躺平享樂或逛秦樓楚館的大人們都后悔不迭:早知道官家也去了,我怎么都不會不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欧美一区二区三狠狠色|久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