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ugqcl"></th>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爹爹的內卷日常 > 6 第 6 章

        6 第 6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朝堂之上,程信出列彈劾,御座上的官家臉色淡然,看不出來心意,究竟是偏向康家,還是反對康家。


            官員們心里頭都清楚,康文是哪個牌面上的人物,不過有個好爹罷了。他阿爹是戶部尚書,他姑母是康太后罷了。這康太后雖說不是官家親母,誰讓太上皇還活得好好的呢。


            他倆人便是一體的。


            太上皇也未必有多看得起康家,不過是抬舉了他們,惡心兒子罷了。再說了,只有康家是絕對一心依附他的,康太后不會做人做事,早把兒子得罪透了。


            如今程信跳出來彈劾,將康文做縣令時的不法事一一說出,他先自慌了手腳,只指著程信說“污蔑”。


            康文不頂用,他阿爹做了多年的一部之長官,卻是頂用的?瞪袝鲅缘溃骸俺檀笕四皇谴嫘奈勖镂覂?”


            程信恭敬道:“康大人何出此言?”


            康尚書目光在盧行溪和程信身上掠過:“聽聞程大人之弟與英國公是知交,老朽孫兒不爭氣,在幼學中出言得罪了英國公之女,英國公便與程大人合謀,污蔑犬子,不知是也不是?”


            程信義正言辭:“自然不是!”


            康尚書一番話說的拐彎,眾人才明白他是何意。卻原來,英國公那個僅有的女兒在幼學,被康尚書的孫子得罪了,他就要為女兒找回場子,與程信合謀了這一遭。


            康尚書一心只要話題往這個方向鉆,免得兒子越陷越深,“本官托大,奉勸程大人與英國公兩位還是及時知悔,朝堂不是你們過家家的把戲,御史的彈劾之權更不能公器私用!英國公為女兒挾私報復,豈是正人君子所為?”


            秦嚴本有些散漫,卻不想事涉英國公。他頓時來了興味,笑道:“竟有此事?英國公,可有此事?”


            螢螢那丫頭,還能被康家小子欺負了不成?


            盧行溪早做好準備,他與程密自幼同窗并非秘密,康尚書那老小子也沒別的話頭,這一招可不管用了。


            “回稟官家,康大人所說實乃污蔑,微臣立身持正,怎敢以小害大。至于兒女之事,微臣也分說個一二,好叫官家知曉:小女在幼學立志將來要做將軍,本是一心為國,康家孩子卻攜三四人找上門來,出言諷刺。微臣真是不解,莫非康小郎君在家之時,父祖都教他莫要為國為民?”


            說得康文臉上一紅。


            “亦或是,康小郎君本性不壞,卻聽了家中人說話,瞧不起我朝將士?”


            “你!你莫要扯東扯西!”康文道,“你只說你是否與程信串通,構陷于我?”他也算抓住了核心要害。


            然而他一家是個什么性子,眾人基本知曉。朝中武將聽了,更是拳頭硬了。雖說盧家小娘子未必能真做成將軍,為國效力,但小小女郎都有這么一份心,他們也是欣賞的?偤眠^這聽聞同窗立志還要上門羞辱的康家人!


            盧行溪正色道:“絕無此事!”


            秦嚴在上面,將眾人神色看得一清二楚。心里忖度,螢螢必是不會被諷刺得一言不發,想是當場就回擊了。只怕是行溪這個當阿爹的聽說了,氣不過,才有了這么一遭。


            當然,康家他也是必要動的,只等著時機。既然行溪這般努力,證據都找好了,他豈能不順水推舟。


            康尚書見勢不妙,對秦嚴一拜:“英國公強詞狡辯,請官家主持公道!


            秦嚴笑道:“這公道,朕自然是要主持的?导沂悄负竽锛,英國公又是朕妹夫,朕自然不會偏心誰。這樣,此案交予刑部,湯大人!


            刑部湯尚書出列:“微臣在!


            “兩家皆是朕姻親,朕卻是決不徇私的?导抑刚c都察院御史合謀構陷,英國公卻不認,都察院又彈劾英國公。依你看,該如何是好?”


            群臣心里皆發笑。這下有樂子看了。


            康尚書更是恨得心里咬牙。好個官家!還好意思說是“自然不會偏心誰”“決不徇私”,英國公何時成了你妹夫?英國公夫人也不是長公主!


            不過是陛下借著皇后關系,稱英國公為妹夫罷了。


            還有,將案子交給了湯大人,又豈是決不徇私?只怕恨不得將康家扒皮吃肉了!


            圖窮匕見。湯大人雖并非官家的人,卻也并非太上皇的人。官職高的人之中,惟有金吾衛大將軍、參知政事房東瀧與戶部尚書康英明著站太上皇,都是太上皇一力扶持的老臣。樞密使徐子愷、兵部尚書鄭奇研、參知政事顧瑾卻是站當今的。


            這刑部湯大人誰也不站,卻是個死心眼的,不然也不能領了刑部的差。凡事明謀善斷,從底層縣令做起,還做過長安府尹,在民間隱有青天之名。


            果不出康尚書所料,這湯大人半分顏面也不給康家留:“官家,為今之計,只有徹查。究竟是英國公與程御史構陷同僚,還是康大人為官之時行為不法,苛征暴斂,一查便知。微臣自當奉公執法!


            秦嚴微微一笑:“湯卿可得好好查案!


            “是!


            康文面無血色?瞪袝裁鏌o表情,他心知不妙,只還在猶豫保不保這個破爛兒子罷了。官家不挺他們,他們還可以找太后娘娘和太上皇出力!


            下朝之后,康文特意來逮程信,臉色兇狠地威脅道:“你以為你是誰,摻和得起這等事?我再不濟,我姑母是太后!”


            程信翻了個白眼,“本官是御史,彈劾、監督朝官是我的本職,你姑母是太后不假,我上官還是官家呢!”


            “你!”康文被程信險些氣了個倒仰,“你給我等著!”


            康尚書倒沒有找程信算賬,他知道源頭都在英國公身上,冤家宜解不宜結。他請人給英國公下了帖子,送帖子的小廝卻連英國公的面都沒見著,只回來傳話道:“英國公說,清者自清,他要避嫌!


            避個鬼的嫌!


            康尚書被盧行溪這小輩惡心得要死,正待想辦法之際,又有新的傳言出來:有人特意去問了英國公,是否知曉康文在任縣令期間犯法一事?


            英國公卻回道:我本是不知曉的。說起來我也是無妄之災,不過,康大人若是果真沒做過,這一查自然還他個清白。他也是命好,得了官家親自出面派人查清,官聲上也不會有了污點。


            端的是委屈可憐。不少人都心生同情,這康家人真是狗,見著誰都胡亂攀咬。


            可康家人卻氣得五臟都要炸了。官聲沒有污點的前提是,康文他真的一點也沒做過!可事實上,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康文是個什么樣的廢物點心,當爹的最清楚。


            他為官期間,自己也幫他擦過屁股。如今被人捅了出來,只怕連累家族。


            “不好了,不好了!”管家又急匆匆跑了進來,“老爺,如今外面都傳遍了,說大爺恐嚇了程御史一番,程御史仗義執言。都察院的左都御史聽說了此事,都放出話來:本案雖我都察院要避嫌不得參與,本官卻得為程御史說句話,他秉公彈劾是分內之舉,康家若有不服,只管找上本官!


            康尚書心里又是一陣發苦。原因無他,這左都御史也不是好惹的,他自己是女帝那朝的老人了,年高德劭,說出這話,是必要為程信撐腰了。


            康文也急得團團轉,還問他阿爹:“刑部可能收買?”


            “蠢貨!”康尚書連打帶罵,“你這不是做賊心虛?刑部被姓湯的牢牢把在手里,你前腳去賄賂,后腳就收你入監,你信不信!”


            不多時,管家又沖了進來:“不好了!小郎君聽說了此事,要沖去英國公府找他家小娘子算賬!”


            康尚書氣得腦門溢血,差點站都站不住,歇了一會道:“把他給我捆了帶過來!這禍事就是他惹出來的,如今還要生事!”


            說實在的,前幾天聽孫子回來抱怨盧小娘子和皇長子合起伙來“欺負”孫子的時候,他也是生氣極了。只是到底皇長子摻和在內,他不好做什么。孫子得了一句不孝子孫的評價,他還待過些時日進宮與康太后上上眼藥呢。


            康太后到底是名義上的母親,能壓官家一頭。


            可如今,還沒等他入宮告狀,自家先出了爛攤子。這時候他就深恨起這孫子來了。


            康新潤被綁到祖父跟前,還要大喊大叫,就被康尚書給了一大耳刮子。


            “你這禍頭子,莫非是亡我康家來的?”康尚書劈頭蓋臉的罵,給康新潤嚇傻了。他自小就受寵,康太后也疼愛他這個侄孫,不然他也不能橫行霸道?扇缃褡娓缸兞四,竟要打死他的模樣。


            他嚇得不敢說話?瞪袝故遣慌c他計較了,又看一眼不中用的兒子:“你才是最混賬的那個!若不是你在任期間,為非作歹,豈有今日事發?”


            又是一個大耳刮子。


            康新潤都驚呆了。


            康文心說阿爹你也沒少貪污,卻不敢說出來觸霉頭。眼下還得解決這事,康尚書趕緊遞了消息入常寧宮。


            太上皇聞訊,果然使人喚了官家來。


            秦嚴心知宴無好宴,去了一看,果然太上皇和康太后都在,甚至康尚書也在。


            “給父皇、母后請安!


            “見過官家!


            康太后笑道:“官家來了,你媳婦也有陣子沒來給我們請安了!


            秦嚴知道是下馬威,也帶著笑意:“皇后近日又犯了嗽疾,怕傳給了父皇母后,這才沒能前來,她心里也很是愧疚呢!


            還不是皇后又溜出宮了。若非自己時時遮掩,將整個后宮牢牢控在手中,太上皇他們早發難了。


            “既是身子不好,便少管些宮務,分些給柳賢妃她們!笨堤笱壑胁粠σ。


            “柳賢妃她們年輕不知事,哪有皇后聰明!鼻貒赖,又轉移話題:“舅舅也在?”


            康尚書:……裝,你還裝!我來老半天了,別搞得好像才剛剛看見我似的。我剛剛還給你行禮了!


            可惜太上皇和康太后可以恃老無禮,他這個為人臣子的卻不行!疤匣屎吞竽锬镎傥⒊既雽m!


            “哈哈,方才母后快言快語,倒讓朕疏忽了舅舅!鼻貒烙挚聪蛱匣,“父皇傳喚兒子,不知有何事?”


            太上皇覷著這個嫡長子,他就沒怎么看懂過他。原以為是個好掌控的,誰知道也是個滑不溜秋的。娶了個媳婦,長孫家的女兒也是不好對付。


            就看今日這事,明眼人都知道叫他來干嘛,還在這裝糊涂。


            “阿嚴,你表兄那件事……”太上皇還未說完,秦嚴就正色道:“父皇,表兄定是受人冤枉,朕就知曉!朕還叫湯卿查個清楚,定不讓表兄蒙冤!”


            他一番義正言辭,唱念做打,把太上皇的話就全給堵回去了。太上皇這人,要臉面,皇家中人說話更是講究含蓄,怎就生了這么個逆子!


            偏偏秦嚴還對著康尚書道:“舅舅,你說是吧?”


            是吧?


            事關重大,康尚書不要臉面了:“官家,老臣托個大求個情,臣那不肖子,確實做了些不太好的事,只是還請官家看在娘娘顏面上,寬宥些許!


            “什么?”秦嚴被驚得往后退了一步,“舅舅的意思,是要朕徇私?”又看向康太后,“母后也是此意?”還不待康太后回答,就自顧自答了,“不會的不會的,母后最是母儀天下,賢良淑德,便是為父皇名聲考慮,也斷不會如此!


            康太后:……


            直娘賊,你聽見了嗎!


            太上皇也是啞口無言。半晌才道:“阿嚴,康家到底是你舅家!


            秦嚴本身一副“什么?我父皇怎會是叫我徇私的無德之人?”的樣子。


            聽了這話,才變了臉色:“請父皇恕兒子直言,朕真正的母后是靖文太后,如今的母后當年在阿娘面前,也不過是個妾,便是繼室,在阿娘牌位面前也須得執妾禮。朕的舅家究竟是何家,父皇難道不知么?”


            說得在場三人都變了臉色。太上皇臉上閃過一絲愧疚和不滿?堤笠彩怯煮@又怒。只有康尚書一個,低著頭不敢聽了。


            秦嚴說完,甩袖離去。


            待回了景陽宮,親信太監朱銀上前伺候了一盞茶。


            秦嚴接過喝了,令他將奏折端過來。他自己一邊批閱奏折,一邊罵道:“死老太婆不知死活,縱容家人為非作歹,不把你們家扒皮我就不姓秦!”


            “姓康的全是王八蛋,沒一個好鳥!


            朱銀掏了掏耳朵,都習慣了。官家就是這樣的性子,只是不在外人面前展露罷了。在自己人面前才是真性情。


            秦嚴又繼續罵:“一把年紀的老太翁,早些投胎拉倒,整日里嘰歪生事。老而不死是為賊!”


            朱銀也習慣了,罵完太后,自然就輪到老圣人了。誰讓他們關系也不好呢。就那兩夫妻對官家做的事,罵他們兩句都是輕的。


            “老狗賊,趁早死了了事,倆人一道走,還有個伴!


            罵完,秦嚴心里舒坦多了,才對著朱銀說:“朱銀,朕對他倆可真好啊,他倆從生前相伴到死后,也是個圓滿!


            朱銀豎了豎大拇指:“還是官家寬宏大量啊!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欧美一区二区三狠狠色|久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