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ugqcl"></th>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爹爹的內卷日常 > 5 第 5 章

        5 第 5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王將軍:?


            他百思不得其解,問了問家中下人:“這小子是怎么了?”


            “想是小郎君在學堂受了氣!


            王將軍信了這話,晚上吃飯時,也關心起了兒子:“大郎今日在學堂可是受了委屈?”


            王臨咬咬牙:“沒有!”


            “嘿,和你爹說話呢,還嗆聲嗆氣的。再這樣我可修理你了!蓖鯇④姴粷M道。


            王臨更委屈了。


            王將軍的妻子柳氏是個沒底氣的,她娘家敗落嫁進王家,生怕夫君有了二色,即便生了三個兒子,還是覺得氣短,不敢為兒子發話。


            還是王老太爺慈愛地問孫子:“大郎,有什么只管說,一家人哪有兩家話!


            王臨聽了覺得也有理,他們的確是一家人。于是就望向王將軍:“阿爹今日為何沒去學堂接我下學?”


            “啥?”王將軍簡直一頭霧水。兒子入學也有小半年了,他又何曾接過下學?這么久了都沒生怨,今日倒是忽然發起性子來。


            王老太爺點了點兒子:“你今日休沐,都不接孩子下學!


            王將軍更奇怪了:“你這么大個孩子,家中車夫也周到,何必我親自去接?莫非你還怕了不成?”


            真是驢唇不對馬嘴。王臨見親爹就是領會不到那層意思,還要指責自己膽小,越發不樂。


            王將軍更是不愿兒子小小年紀就生了小娘子的脾性,整日里悶悶不樂,吃過飯就叫兒子去練劍,省得消磨了將門子弟的憑依。


            王臨累得要死,對親爹生的怨氣也快沒了。


            第二日上學,王臨與同桌道:“昨日螢螢她阿爹親自來接她下學,真是好!


            說得同桌也郁卒起來:“我阿爹也不來接我!


            兩個人一同郁悶,一起唉聲嘆氣的。


            動靜太大,前頭的秦曜也轉過頭來。王臨與同桌齊齊息聲;书L子秦曜性子沉穩內斂,到底是官家長子,頗有威嚴,不似親妹秦曄親和。


            他們還當自己太過大聲,惹了皇長子不喜。


            卻見皇長子也眸帶失落地說:“我阿爹也是!


            也是、也是什么?


            王臨與同桌一忖度,莫不是說“我阿爹也不來接我?”


            娘誒,你阿爹可是官家啊,他不來接你,不是應有之義?他若來接你,才是不同尋常吧。


            王臨硬著頭皮道:“殿下,官家忙碌,也是沒辦法!


            秦曜心道,自己怎么把心里話說了出來,如今倒叫他二人來寬慰自己。只是他們卻不知道,阿爹并非那么忙碌,他忙完朝事,也是回后宮一躺了之。


            哎,還得在外人面前替父皇遮掩。


            秦曜立刻恢復了平日的沉穩:“我不過隨口一說!


            王臨與同桌對視一眼,且不管如何呢,殿下方才張口就是“我阿爹”,可見素日與官家也是父子親厚的緊,不然叫聲“父皇”就是頂天了。


            也是奇了怪,莫非皇家相處,也和咱們尋常人家一樣。


            王臨又多想了些去,他阿爹忙碌不接孩子情有可原,我阿爹比起官家,又算哪個門面上的人物呢。竟也不來接我,可惡的阿爹!


            盧照雪今日也高高興興上學來了。


            今日第一節卻是術數課,小孩子們聽這些都稍微有些頭昏腦漲的。盧照雪卻不同,她阿爹是三司出身,于數算一道天賦異稟,還能給朝廷攢錢。


            阿娘有時候開了玩笑,還說阿爹定是個金融行家,操盤手什么的。


            螢螢聽不懂,卻也笑了。


            家學淵源,螢螢自然也能搞定這甚么九章算術的簡易版。聽得是津津有味。


            趙先生望一眼昏昏欲睡的眾人,清了清嗓子,一連點了三個人提問。


            第一個被點的就是王臨。王臨一看,先生顯然要拿他開刀,硬著頭皮站起來,隨意說了個數,被先生評價道:“胡謅一氣以避罰,站著!”


            王臨被說中,摸了摸腦袋,倒是站得筆直。


            第二個點了皇長子秦曜。秦曜倒是說得上來,先生笑著道:“甚好!


            趙先生又換著法子出了一題:“今有物不知其數,三三數之剩二,五五數之剩三,七七數之剩二,問物幾何?”


            眼睛轉了一圈,見新來的小女孩目光灼灼看他,仿佛在說“點我,點我!”他便順著點了她。


            盧照雪上來就道:“這是先生剛才說的《孫子算經》中的題目。三個三個數和七個七個數最后都剩二,可見數目一定是三和七的倍數再加上二,至少也是二十三,倒真巧了,五個五個數恰好剩下三,因此就是二十三!


            趙先生贊賞道:“雖有猜測,不失法門!庇挚匆谎蹏@服的眾小崽崽,“此題不難,尚未及你們升學考三成的難度呢!


            盧照雪坐下來,心道先生卻說的沒錯。


            趙先生忽然肅了神色:“你們可別以為術數學來無用,便一個個偷懶;!


            他平日里和藹可親,好說話得很,難得兇上一點,便是最調皮的學子也只有整裝肅容的了。


            “你們年歲還小,可能還不明白。將來若是出仕為官,出任工部,丈量土地、修建河渠,莫非一事不知?出任戶部,稅收增減、與四邦賞賜進貢之數,難道不需操心?”


            他說的句句在理,然而王臨是真學不懂,也不想學,舉了手認真問:“我若出任兵部如何?”


            他不是有意抬杠,而是真心發問,既如此,趙先生便真心答他:“王臨,你家學如此,想是要從軍的。你出任兵部,不得與戶部共同核對糧草數目?”


            王臨想了想,有些羞赧。


            趙先生又道:“便是糧草全交予戶部核計好,你身為將軍,莫非不需要計算?軍士多少,攻克城池時間,須得了然于心!


            他隨口念出一題:“今有人盜馬,乘去。已行三十七里,馬主人乃覺悟,追之一百四十五里,不及二十三里而還;今不還追之,問幾何里及之!1


            盧照雪立刻道:“既可以是盜馬追及,自然也可以是送糧追及!


            孺子可教。趙先生心道,不愧是英國公的女兒。他心中自有一把大算盤,卻又生了個心有溝壑的女兒出來。這女兒于數算一道,也很是靈光。


            “盧照雪說得對。假如是從長安往洛陽運糧食,出發一日后,洛陽有了軍情,須得先行。軍令狀立下,須得六天趕上軍隊,這時候運糧的隊伍每日得行多少里,才趕得上?”趙先生溫和地看向王臨。


            王臨這回是真明白了。他哪怕不做將軍,做個運糧官,若是連這都搞不明白,便是誤了時間。運糧太快不行,總也要休息,也得提防路況,太慢也不行,運糧也得人馬嚼用。


            這回真是心服口服,他長鞠一躬:“請先生教我!


            天爺,沒想到當個將軍也是不容易。阿爹看著五大三粗的,竟有這等本事,平日里真是看不出來。果然人不可貌相。


            趙先生滿意地點點頭,孩子們還是有向學之心的。


            下課后,不少人都圍著盧照雪,追問她是如何學的數算,竟如此厲害。


            雖說秦曜也答上了先生的問題,也是個聰明的,到底有皇長子的名頭在,大家都不好太過親近,螢螢就不同了。她才來一天,親和可愛,人人都喜歡她。


            秦曄看了,一點也不嫉妒,反而與兄長道:“螢螢可真是盡收人望了!


            秦曜也抿嘴笑。


            卻說大家都圍在盧照雪身側,程秋遲本就是她同桌,近水樓臺先得月,問她道:“方才先生出的那題,長安與洛陽是直線往來?洛陽再行路,也是同一方向?”


            盧照雪聽了,就知道程秋遲真是認真思考過的,贊許道:“沒錯,先生出的倉促,漏洞也是有的。若長安、洛陽、行進方向一致,自然是好算的很,一條直線?蓪嶋H情況中,大大小小城池,豈有這般恰好?”


            又一問:“誰個有輿圖?”


            說完才反應過來,這可不是自家,輿圖也不是流通物。忙掩了嘴。


            卻有一女孩子站了出來:“我來!”


            一邊提筆在紙上畫了起來,一邊道:“我阿爺對地理志最感興趣,我也跟著略知一二!


            旁邊有人輕聲議論,原來這女孩的祖父是我朝大儒,最是熟知天文地理,頗有研究。他兒子不感興趣,孫女卻愿意學。因此她也畫的像模像樣的。


            只見她輕輕勾勒幾筆,便把長安、洛陽、北邊重要城池和方向畫了出來:“假如是羌族入侵,必是北上應敵,那么,最可能的追及路線,只怕是這樣——”


            小崽崽們個個都聽得津津有味。


            盧照雪也對這女孩子大為嘆服。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惺惺相惜起來。


            其他的小郎君和小娘子也紛紛加入,都有自己的奇思妙想。趙先生從一旁聽了,掌不住笑了,與其他先生們相見時便忍不住贊道:“梅花堂的孩子們真個出彩!


            其他人便問:“為何如此說?”


            趙先生便將今日課堂上的情形細細說了,“不單是新來的盧家小娘子聰慧異常,咱們堂還有許多明珠,只平時低調內斂,你們不知道罷了!睂⒎讲排月牭暮⒆觽兊牧瞬黄鹨灰徽f了。


            程密撫掌大笑:“可見真是不能因年歲小瞧人。人道自古英雄出少年,咱們這一群小娃娃,卻也有自己的厲害!


            趙先生得意道:“第一書院的院長常常嘲笑院長,領著一群小娃娃,他們也不想想,若無在幼學打得好基礎,怎有這般好的學子往他們那邊送?”


            程密:“我是素來不與他們計較的!毙南乱荒,便溜達達出了門,往三司衙門去了。


            恰逢下朝不久,竟真叫他候著了盧行溪。


            盧行溪見他來,還當愛女在幼學出了什么事。


            程密解釋道:“你家是出了個女諸葛了!”今日種種都說了出去,“不但老趙,老王、老許,也個個都喜歡你女兒。他們梅花堂的孩子,都服氣你閨女!


            盧行溪聽了,真如心里喝了蜜一樣甜?渌|女,比得了官家的賞賜還要高興。


            “還得是你會教女兒!背堂芸涞。他不像有些人似的,覺得女兒不必學會這般大本事,送女兒來上學,也是混混日子,只叫他們讀書習字,回家緊要的還是練練女工,學學婦容婦德掌家之事,一切目標都是奔著嫁個好人家去。


            是,在太上皇治下這幾年,許多規矩是改了,原先女官這樣的性子更流行,后來又改回了溫順和氣的女子才是最受婆家喜愛的,可一時一個樣,誰知道日后如何呢。


            還不如讓女兒自在些,多學些,這些學問可是跟了一輩子的。


            “卻不是我的功勞!北R行溪不居功,“螢螢自己有悟性,爹娘不過助益一番罷了!


            “有些做父母的恁的糊涂,生了兒子,也知道要兒子讀書明理,便是科舉不順,也好頂天立地,有點本事在身,”程密不解,“生了女兒,便不曉得這道理了!狈置魇且粯拥睦戆。


            這道理,昨兒盧行溪才在家聽娘子與女兒說起過,便也說給程密聽。


            程密一邊聽覺得有理,又覺得實在膽大,“你……你竟想得到這里!


            他一個男子,自覺站在女子立場上說話?真是慈父心腸。


            盧行溪本有心說是娘子想的,卻也怕傳出去于她不好。娘子本就在外名聲不好,男人道她定是河東獅、如唐朝房相娘子一般的醋壇子,女人羨慕她嫉妒她得了不二心的好郎君。


            便也默認了。


            盧行溪又道:“可巧了,勞你幫我遞個帖子與你堂兄!


            程密勾了勾唇,“怎么,又要算計誰?”


            “你到時就知曉。只幫我做隱秘些!


            程密雖不知道他要對付誰,到底應了。晚上回家親自將帖子給了堂兄程御史。程御史接了道:“我去會會這英國公!


            當然,很快,程密就知道答案了。


            三日后,大朝會上,僉都御史程信出列彈劾禮部員外郎康文,彈劾理由是:三年前外放任渠縣縣令之時,行事任性,不顧條制,苛政暴斂,殊無畏憚,強搶民女,踩踏民田。


            朝中一片寂然。


            消息傳出來,程密真個是服了。為著你的愛女,你還窮追不舍到人家爹頭上了。封你一個絕世好爹,誰都不能與你爭。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欧美一区二区三狠狠色|久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