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ugqcl"></th>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爹爹的內卷日常 > 1 第 1 章

        1 第 1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永徽四年,草長鶯飛時節。


            長安靖安坊的英國公府,今日雞飛狗跳得很。因著家中獨女已到入學之齡,全家人跟著忙活起來。


            說起來真是千頃地里一根苗,京中與英國公同齡的男人里,只有這一個女兒的,惟有英國公了。連那早年喪了妻的樞密使大人,都有個獨子傍身呢。


            英國公盧行溪,長安官員中獨一份的愛重妻女,噢,這個“女”倒是順帶的,愛重妻子卻是人盡皆知。誰讓盧行溪家中別說妾室,連個通房、樂女也沒有呢。平日里同僚往來,更是對平康坊直言拒絕,硬是要拉他去,還要被他噴個狗血噴頭,仿佛包個妓子就是喪盡天良的惡人渣滓。


            久而久之,也沒人敢碰這根硬骨頭,憑空討個沒趣了。


            卻也有人說他是畏懼妻室娘家。年輕的英國公娶了皇后娘娘的妹妹,和官家成了連襟,便是為著帝后威勢,也不好造次。信這話的男人,自是不信天底下還真有不偷腥的貓,信這話的女人嘛,只以此寬慰自己,好不和自家死人頭比,免得人比人氣死人。


            英國公與妻子長孫質成婚兩年都沒有消息,到第三年,才得了一女,取名盧照雪,小名螢螢。往后這長孫氏再無喜信傳出,偏那英國公也不介意,膝下只一女,也疼得什么似的。


            正房里。


            盧行溪與愛妻道:“螢螢第一日入學,也不知道會瘋成什么樣!


            長孫質捏了捏眉心,只再檢查了一遍給女兒的小書箱,沒再搭理丈夫。這些話,葫蘆似的顛過來倒過去,從昨晚上說到今早上,再理他一句更是不肯完。


            這書箱是郎君親手做的,質地結實,外表軟和,就怕硌著了閨女。只簡單放了一些用物,筆墨紙硯那些都在幼學專門處領取。長孫質幼年也是這般過來的,自是理解用意。甭管你回家后用什么上好宣紙,在這上學大家就都是平等的同窗。


            盧行溪繼續道:“本是要尋程密吃酒,托賴他看顧一下螢螢,偏你又不許!


            這程密,便是長安第一幼學院長,與盧行溪是積年好友,他卻無出仕之心,在這幼學里領著一幫孩童,讀書明理,也自得其樂。


            長孫質指著他道:“郎君不放心螢螢,我也知曉。只沒你這樣的阿爹,編排自家閨女是個瘋丫頭!币姳R行溪要辯解,又掌不住笑了:“別人當父母的,只憂心兒女舍不得家中,第一日入學丟不開父母的手,你倒好,還怕螢螢瘋得不肯回家!


            盧行溪自己也笑了,笑罷臉上又帶了些對女兒的了如指掌:“我的女兒我知道,再沒有依賴的!


            “咱們女兒像你,是個活潑性子!


            長孫質意有所指,盧行溪也不見怪,反倒自得起來:“螢螢入了學,必不缺朋少友的!彼约罕闶侨绱。


            又攬了長孫質肩膀道:“她入學后,你也可以丟開了手,有更多時間忙自己的事!


            長孫質盈盈一笑:“不敢,螢螢在家,也是郎君操持得多!


            說曹操,曹操到。夫妻兩個才把話頭放下,一個小火團便沖了起來。


            “阿娘,阿爹!”


            他們的女兒天生活潑,從會說話起,便口齒伶俐,用長孫質的話來說,是“語言表達能力極其出色的小棉襖”。盧行溪愛這個女兒愛的不行,又貼心又可愛,那么小一個,給她遞塊瓜,都會先給爹爹吃一口。


            下值回來,也是這個小閨女跑過來嘰嘰喳喳的,和他隨便說幾句話,那些在朝堂上的煩心事,就全都隨著小孩子純真的稚言稚語煙消云散了。


            她今日穿了一身火紅色,耀眼的很,本就是結合了父母五官長的,眉眼精致,經得起久看,一張笑臉過來,誰能不愛?


            反正盧照雪一路行來,見到她的家中下人們都心生歡喜。都舍不得小娘子離了家去上學。


            長孫質攬了女兒在懷,摸她的小手,“這衣裳是自己搭的?”


            盧照雪得意道:“是呀!阿娘看好不好看?”


            她打四歲起便搬離了阿爹阿娘的正房,自己一個人住。國公府大,院子多得很,家中又沒幾口人,老國公和老夫人去得早,國公也只得一個同胞弟弟,外放做官,攜了一家女眷同去。盧照雪便住了離父母最近的盼冬居。


            阿娘給她添置了大大小小、各種各樣的衣物。往日里總是有阿娘或大侍女紅玉給她搭配好,只上月開始,阿娘忽有一日說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搭配出漂亮衣裳來。


            盧照雪是什么性子嘛,豈有說不行的道理。當下應了下來,尋思著阿娘平日里給自己配的,衣衫、褲子、裙子,就搭配了一套天青色小春裝出來。


            阿娘看了直夸她有眼光,審……嗯,審美高來著!


            今日要上學,一大早紅玉便把她從被窩里叫起來,待要給她梳妝打扮,她卻要起了心,自己來安排。


            里邊是火紅色的馬面裙,上頭繡著山花爛漫、靈兔疾走,外搭一件奶杏色豎領對襟襖,襯得小姑娘膚色如雪,頭發還是央紅玉做了發髻,可愛的緊,她自己又拈了一點珠花。


            長孫質夸道:“我女兒真好看!”


            盧行溪笑道:“和個小火團似的!


            盧照雪美滋滋:“阿爹,下次我也幫你搭配搭配!


            想到自己也一身火紅地走在長安街上,要惹同僚發笑,盧行溪笑意一停,“還是幫你阿娘打扮吧!


            他也就是嬰兒時期穿紅,現在官途通暢,任三司度支副使,乃四品,他還不到三十,已是很有前途了。三品以下、五品以上官員皆著赤緹官服,雖也是紅,卻不如閨女身上那般紅。


            “阿爹沒得審美!北R照雪嘲笑道。她是最自信的那個,我審美那么好,阿爹卻不要我來裝扮,可見審美不行。罷了,他是自己阿爹,也不好嫌棄他的。


            盧行溪:……


            “好了,差不多到時辰了,阿娘阿爹送你去上學!遍L孫質理了理女兒的發髻。


            盧行溪也道:“幸虧今日正好休旬假,才能趕上趟。不然螢螢去上學,阿爹還得去上朝!


            盧照雪大咧咧擺手:“阿爹自去上朝,阿娘也去忙碌,我是大孩子了,每日馬車相送,無需擔憂!


            “才剛你阿爹說你是個不依賴的,卻也沒說錯!遍L孫質喜愛女兒的落落大方和獨立。


            盧行溪卻又不樂意起來。盧照雪自出生起,每日都在家里頭,他上朝出門前特意去看一眼她睡得好不好(雖說這孩子睡得老香了),在衙署里當值,中午若無事,也要溜達回家一趟,午覺也可以不睡,只為陪妻女吃飯。長孫質有時在外忙著,中午不歸家,也有他這個阿爹陪著女兒用飯。晚上下值更不用說,恨不能肋生雙翼,一下馬就扔了韁繩,換身衣裳就得去抱抱女兒。


            如今女兒這般離得開爹娘,第一日上學都沒半分舍不得,他又有些不開心起來:“螢螢這般舍得阿爹!


            盧照雪還能不知道爹爹在干嘛么。她拉了拉盧行溪的手:“阿爹,我也舍不得你呀。但我總要上學的。你乖噢,下學了你就看得到我啦!”


            盧行溪險笑出聲來,女兒一本正經安慰更顯可愛。他只道:“好!


            長孫質一旁看了,心說,還不知道是你先下衙還是閨女先散學呢。這父女兩個,也是可愛。


            盧照雪別了爹娘,帶著紅玉入學。孩子們都小,這長安第一幼學更是長安城里最精貴的一所幼學。往來都是貴族子弟,六歲入學,也得有個侍女、仆人支應一二的。


            上學時他們自是有地方待著,不跟著小主子入堂的。


            盧照雪自幼跟在父親母親身邊,耳濡目染。她阿爹盧行溪除了個英國公的行頭,卻也有個官職在身,便是三司中的度支副使。


            盧行溪對妻女并不諱言朝廷之事,甚至在女兒感興趣時還有意提點。朝堂上是有女官的,本朝更是出了個女帝,便是今上的祖母明章女帝秦懿,明章女帝在位期間大權在握,處理朝政游刃有余,一手拉起教育體系,一手拉動女官體系。


            更是立了皇太女,可惜皇太女早夭,后面皇位傳給了兒子景平帝,景平帝在位時,對女官多有不喜,蓄意削減也是有的。后來今上在位,景平帝退居常寧宮,做起了太上皇,女官想來還有些苗頭。


            盧行溪見著帝后行事,便知今時不同往日,無論如何,女兒多學著些,總是受用的。做父母的留給兒女,除卻一身家財,也就是這人生閱歷了。


            見女兒喜愛聽明章女帝之事,盧行溪也知無不言。比如眼前這漂亮的第一幼學,就是明章女帝一手建的。


            在長安城內,如這樣的幼學,還有十余所。明章女帝建了幼學,還將自己僅有的一兒一女全都打包送了進來,以示一視同仁。


            朝官之家自然也趨之若鶩。


            故而英國公年幼時,長孫質年幼時,甚至是當今的長孫皇后,都讀過這幼學。


            盧照雪第一次感受到了傳承的意味。


            盧照雪生在臘月,本該滿了六歲就入學的,只是當時幼學也快散學,又因春學期開始時貪玩著涼生了一場病,故而今日才正式入學報到。


            幼學一共四個年級,十歲后便可考學,入官辦書院或私家書院,正式學習五經與六門,為出仕做充足的準備。


            幼學則是打基礎,學習內容非常豐富。每個年級都有好些堂,梅蘭竹菊四分,盧照雪被分在了梅花堂。她一見這名字就樂了,恰好她的表兄、表姐也都在梅花堂。


            果不其然,她剛剛踏入學堂,就迎來了表姐秦曄的熊抱:“螢螢,你可來啦!”


            盧照雪揚起笑臉,對著她道:“是啊阿姐!


            “聽說你病了,我要出宮去看你,偏阿爹忙著沒空帶我,”秦曄拉了她,小聲抱怨道。


            盧照雪心道,你阿爹是官家,官家忙些也正常,又道:“姨母怎又有陣子沒消息了。阿娘惦記得緊呢!


            一聽這話,秦曄又拉著盧照雪,小聲附耳道:“我阿娘,又去巡邊啦!”


            盧照雪:……


            不愧是你,姨母。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欧美一区二区三狠狠色|久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