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ugqcl"></th>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第691章 復讀機

        第691章 復讀機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你小心點,他在里面憋了個大的!褂坝鞍焉眢w崩成一個音符形狀。


            「什么意思?」


            「他剛進來的時候很不安靜,一直在用音樂和詩句攻擊我,我都快死掉了!褂坝罢f著,李閱想到商會倉庫中,影影不斷變幻的模樣。


            當時一直在為影影強加自愈,沒有注意到太多細節。


            「幸好后面收了許多骨牌,他安靜了不少!褂坝把a充說。


            李閱想象一個被陰影吞噬的人,忽然發現身邊填滿了眼球和骨牌,是什么感覺。


            「但他一直在醞釀著什么!褂坝皳项^,「我的影空間里不適合存放帶有敵意的活物……」


            「這么危險你不早說?」


            「你也沒問我啊……」影影委屈,「以后再也不把人抓進影空間里面殺了……」


            「來,快放出來吧!」睡過一覺,李閱的精神好了不少。


            雖然身邊只有一個半死不活的8階獵人,但晚點吟游詩人大會就要開始,正是處理伽馬的好時候。


            脫下人皮,留亨特拉爾與影子對坐,李閱鉆進土層,方便影影一會瞬移過來,然后將自身的顆粒排布在四周阻擋吟游詩人逃跑,最后終于叫影子惡魔放伽馬。


            伽馬落地一瞬,先是「叮叮當」的聲音響起,整個人與箱子脫離——箱子砸向亨特拉爾,本人則輕飄飄地破開地表,沖向地面。


            但被顆粒阻擋。


            箱子也被亨特拉爾收走。


            下一秒,無數顆眼球盯著伽馬,石化光線就位。


            伽馬凝住了。


            亨特拉爾卻在這一瞬間有沖上去觸碰伽馬的意愿,但直接被影影扯住。


            「你要做什么?別碰他,他身上有音符!褂坝坝眉^指了指輕飄飄的伽馬。


            伽馬的本體掛滿魯特琴、口琴和豎琴等等樂器,仿佛是一身陷阱,一看就做足了逃亡準備。


            早在影空間里,影影就注意到這些,所以阻住亨特拉爾。


            該死。!


            就差一點……


            就差一點就能抓住唯一獵物!


            亨特拉爾滿腦袋污穢言語。


            已經瀕臨死亡很久,亨特拉爾連氣都不敢喘,只想借著李拷問伽馬的時候,試試搶一下唯一獵物……


            結果只拿來一個箱子?


            雖然這箱子也是一件不錯的惡魔遺物,但遠遠不夠滿足亨特拉爾的胃口。


            「別逃了,逃不掉!估铋啅耐翆又新额^,幽幽道。


            「你想怎么樣?」伽馬被眼球瞪得動態不得。


            倉庫里面就差點被這些眼睛石化,結果現在量更大了?


            這些眼睛是會繁殖?


            這個旅者到底是什么道路?


            即便親自寫出許多詩歌,聽到過無數傳說,伽馬也不明白哪種惡魔會與骨牌、眼球和影子惡魔同行。


            「很簡單,你先把你的史詩念給我,我們再討論其他!估铋喌难矍驅訉盈B疊地把伽馬圍在中間,本體和影影則拽著亨特拉爾站到遠處。


            李閱注意到亨特拉爾剛才的異常舉動,但還沒空詢問。


            「絕對沒有可能,我的史詩是屬于我的,誰也搶不走!官ゑR搖頭,異常堅決。


            亨特拉爾原本并沒有對這個詩人的創作有什么興趣,但摸過箱子之后,獵人意識到這個唯一獵物的全部價值都在伽馬的腦袋里,無疑,必是他創作出的史詩十分特別。


            他很可能就是吟游詩人大會的勝者。


            「真的沒可能嗎?」李閱給亨特拉爾使了個眼色,亨特拉爾無法抗拒,從懷中掏出一份中階惡魔契約。


            這是李閱特地叫亨特拉爾為伽馬留材料,制作的契約,為的就是此刻。


            同樣是8階的勇者,受傷的勇者,既然這份契約能夠簽下亨特拉爾,自然也能簽下伽馬——李閱是這么盤算的。


            「靈魂契約?」伽馬當然認得出這是什么,「你能怎么逼我簽?殺了我?殺了我也沒可能!


            吟游詩人竟然比獵人硬氣許多。


            「殺了也不簽?你可想清楚,死了就全都沒有了!估铋喥髨D幫伽馬捋順局面。


            已經有石化光線落在伽馬的手腳上,他的四肢開始有微弱的石化跡象。


            李閱盡量控制眼球的余光,不直視伽馬。


            「跟你簽約也全都沒有了!官ゑR倒是很清醒,「難道像這個獵人一樣,成為你的***?」


            影空間里,伽馬可是見到過最慘的亨特拉爾進來時候的景象。


            伽馬雖然不認識亨特拉爾,但也能從戰斗遺留的痕跡判斷,外面那只惡魔又在搞大事。


            「我不干!官ゑR搖搖頭,「我的史詩,必須由我親自唱響!


            「那我們可以等一下再討論這個問題……」李閱笑笑,「也許是我們每次見面都太過激烈?所以一直沒有很好的合作條件?」


            「合作?你跟我合作?」伽馬看了看已是奴隸的亨特拉爾,絲毫不認為李閱有這么好心。


            亨特拉爾被伽馬的眼光刺痛——曾幾何時,他可以一手殺掉十個詩人,都不帶喘氣的,現在居然被一個在箱子里面藏了幾個月的逃兵鄙視了?


            亨特拉爾的肌肉重新開始微弱蠕動。


            「就先從吟游詩人大會開始吧……門票是怎么回事?」李閱唯一的訴求就是短暫進入鎮大廳,其他的都不重要。


            但門票似乎很關鍵。


            「當然是這個!官ゑR從嘴巴里哼出一段復雜的音符,就好像是某種樂器發出來的聲音,時而尖銳時而靈動,非常豐富。


            「這段聲音就是門票?」


            「這是吟游詩人的門票,吟游詩人可以憑借各自的旋律直接參加大會,不需要額外購買!官ゑR有些得意。


            但下一秒,伽馬那豐富的旋律就被李閱的嘴巴直接復制出來。


            連每個細節都一模一樣。


            「是這樣唱沒錯對吧?」李閱看伽馬。


            伽馬不懂為什么這只惡魔會做這種事——它不是一個戰斗類型的惡魔么?為什么會懂旋律?


            李閱其實也不懂,但自己的舌頭就是有這種功能,像復讀機一樣。


            「看來沒錯……」李閱嘟嘟囔囔。


            「沒有用,這是屬于我的旋律,只要我活著,就只能我來唱!官ゑR搖頭,「即便你唱了,你不是我,進去也很快會被拆穿……」


            「所以你是想讓我殺掉你?」李閱一奇。


            「如果沒機會唱響我的史詩,那不如死去!鼓鞘资吩娛侵钨ゑR活到現在的唯一理由。


            伽馬只想在大會上唱它,晉升9階。


            「不用急嘛,你還沒聽到我的條件!乖娙怂懒说脑,李閱什么都拿不到,對點亮鎮大廳也沒有什么幫助……


            李閱當然不會泄憤一樣殺掉這個詩人。


            「如果我幫你在大會上唱你的詩,你幫我進去,怎么樣?」李閱重新給伽馬開條件。


            「這些條件可以在契約中寫明,我們也沒必要非得你死我活……」


            聽著李閱的發言,亨特拉爾的肌肉蠕動變得劇烈。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欧美一区二区三狠狠色|久久久久无码精品亚洲|亚洲精久久久久久无码|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旧版